西泠印社2020春拍: 文房杂项精品预赏

西泠印社2020春季拍卖会上的文房杂项版块今年开设五大专场,特撷翘楚之作,延续文人格调,与宾朋共适。古董上品之属,或工艺精良,或选材珍罕,若能二者兼备,可言绝伦。其中以“清早期·田黄嵌宝抚膝罗汉”与“翡翠雕五虎踞猿林山子摆件” 两件,更称典范。“

 

 

翡翠雕五虎踞猿林山子摆件” 择取种水精良之佳材,随形就势,应物赋体,雕镂琢刻,依类施工。青翠流光,莹润聚含,置配红木云纹底座,托衬升华,尊贵之气,跃然毕现。

 

 

▲2020西泠春拍

翡翠雕五虎踞猿林山子摆件

带座高:28.5cm 高:23.5cm

附:国家轻工业珠宝玉石首饰质量监督检测中心宝石鉴定证书。

翡翠产于缅甸,大约在明末时传入中国。在乾隆晚期,价格已经在和田玉之上。“记余幼时……云南翡翠玉,当时不以玉视之,不过如蓝田乾黄,强名以玉耳,今则以为珍玩,价远出真玉上矣。” (纪昀《阅微草堂笔记》有载)是其证也。此山子摆件远望迫察,端详品味,所珍者当之有三。

 

 

一为其形:布局得当,疏密有致

山子下阔上敛,矗立挺拔。画面处处得景,面面可观,如置身山中,游历其间。雕镂山石若山水画中的水墨皴擦点染,落落大方,疏可走马;松木若丝网解索缠连,绵绵纠攘,密不透风。

一面岩石累叠,层峦逶迤,下方水流激荡,临溪突岸之上,小鹿逡巡。右侧古松婀娜,左侧一虎凝望小鹿,悄然而近。中部崖壁斜插,一虎腾跃而来,昂首观望松枝上猿猴。古松虬曲扭转,枝条横盘,末梢捲曲,附着松针团簇。一猴两臂抓梢,纵体蹬藤,一猴怀抱枝干,避身回望。更有一猴窜逃山巅,隐躲于岩窟石龛。

 

 

另一面嶙峋倾倒,上方三松排列,连木成荫,勾连聚散,如涟如漪。一处洞天中开,猛虎款款而出,居高临下,窥视下方惊吓之鹿。下方喧豗瀑流,一虎趴伏探首饮水;一旁高台上,一虎侧卧安闲。

二为其技:诸法兼施,巧夺天工

虎、鹿、猴圆雕而成,姿态生动,骨肉匀停。五虎行停蹲卧,肌肉饱满;三猴高低跳走,皮透筋骨;两鹿灵动矫健,神情外露。山体浮雕,沟壑万千,石理纵横,浑然天成。水波松叶阴刻,大小含套,缕缕条条。精彩绝伦之处在诸镂空:石穿透光,变幻莫测,勾心斗角;树根盘错似爪,刺嵌入石,孔武有力;树干与山壁若即若离,枝叶凌云飞架,另有激流翻涌,水花迸发,精彩绝伦。

 

 

翡翠雕五虎踞猿林山子摆件 局部

三为其色:阳绿溢嫩,翠艳可人

选料硕大,色泽上乘,质地匀称,光气十足。艺人相物用色,将正阳绿置于石台、树干之处,少施刀琢,尽量展现翡翠本色。少数浅绿泛白之处,雕镂去粕,化为溪流枝叶,以工掩瑕,弱化苍白,更象水清澈澈、雾揽山松,空灵高洁,平添一隙仙逸。

 

 

而今,种水色佳的翡翠更是价值不菲。以香港佳士得拍卖数据为例,2012年春季《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专场第4275号晚清翡翠香炉,高18.5厘米,成交价达1373.97万人民币,翡翠的市场潜力和投资价值由此可见。本件不论是取材、工艺无不精良,乃收藏佳选。

 

 

参考香港佳士得2012年春《重要中国瓷器及工艺精品》专场 第4275号晚清翡翠香炉

另一件“田黄嵌宝抚膝罗汉” 择田黄整雕而成,原装松木老盒及底座,充满浓郁的宫廷气息。选材名贵,工艺精湛,一石一世界, 方寸皆菩提,突显了佛教的庄严凝重。二者可谓天工琢翡,帝石凝神 —— 各得神妙。

 

 

▲2020西泠春拍

清早期·田黄嵌宝抚膝罗汉

高:6cm 长: 5.7cm 宽:4cm 重:107g

罗汉双目冥闭,高眉隆鼻,嘴角微微上扬,两耳垂肩,头部向左侧扭转。坦胸,身著僧祇支,右腿屈立,左腿踡缩,自在而坐。两手环抱右膝,怡然自得。袈裟嵌宝,双手合抱倚身盘坐于锦缎莲座上,极为传神。

 

 

原装松木老盒及底座,内嵌锦裡,盒盖题墨书 “罗汉” 二字。

此“田黄嵌宝抚膝罗汉”出自清早期,选材名贵,择田黄相石构思,整雕而成。石质滋腻凝结、温润通灵,色泽黄栗。配有红木底座,四面镂雕云纹纹饰。该器不仅通体匀润,并且构思精巧、工艺精湛;雕工绝妙、刀法纯熟,充满浓郁的宫廷气息,更使之成为一件极为难得的、具有典藏级观赏与收藏价值的文房佳品。

胡貌梵相 形骨绝俗

耳上螺发、颌下络腮胡,采用浮雕点刻之法,发须加以着墨染色,层层密施,强调 “胡貌梵相” 的考据特征。面部神情宁静祥和,法相慈严,突显了佛教的庄严、凝重。弯眉垂目,意在静心观禅,似已进入摒思绝虑、“无我境界” 的世外高境。

 

 

耳上螺发、络腮发须:浮雕点刻、层层密施

黄休复《益州名画录》“禅月大师,婺州金溪人也…善草书图画,时人比诸怀素。师阎立本画罗汉十六帧,庞眉大目者,朵颐隆鼻者,倚松石者,坐山水者,胡貌梵相,曲尽其态。或问之,云:‘休自梦中所睹尔。’” 郭若虚《图画见闻志》云:“是休公入定观罗汉真容后写之,故悉是梵相,形骨古怪。”

衣纹流畅 古逸舒展

雕刻阴线衣纹之时,运刀呈斜面,向内深镂,线条洗炼有力,厚重圆润,与罗汉饱满适中的脸型互为映衬,罗汉的身躯也因之显出相当的重量感和真实感。这种衣纹雕刻手法,吸收了唐代石窟造像衣纹线条的之技:不追求繁琐的装饰,衣褶转折翻迭合乎自然,线条厚重而流动,柔中有刚,疏朗朴实,给人以真切、自然、豪放之感。

 

 

使用宽阴线刻罗汉衣纹,线条飘逸

以舒展写意的线条和挥洒自如的褶皱来表现衣袍的宽大,以此概括并突出夸张的形体,同时又用大块面积来体现田黄的美感,人为雕刻之美与自然之美可谓相得益彰。

色泽黄栗 凝脂可人

罗汉所用田黄色泽明艳,黄里泛红,近似橘皮,手感温润细腻,色泽光厚宝丽,萝卜丝纹、红色筋格石皮等田黄三大特征清晰显著,凝脂可人。纵观此尊田黄罗汉像,无论时代气息、艺术风格,还是造型装饰、刀法线条,均符合清早期寿山石人物圆雕法度。虽无名无款,却丝毫不逊清初名家杨玉璇、周尚均、魏开通等大师之气韵风度,殊不知或为宫廷御工雕刻之作。

 

 

田黄本即稀少,大料更为难得,故少有以之雕刻造像。而在我国众多石材雕刻中,尤以寿山石雕刻的艺术水准为高,随著清初众多寿山石雕刻大家的涌现,又为这华美的石料注入了新的灵魂。清朝的康熙年间开始, 寿山石被上层名流所喜爱,许多优秀的作品被当作贡品进贡。

自佛教西来,罗汉与观音一直是雕刻艺术中的重要题材。至清代,随着田黄石的发现、采掘以至帝王的推崇,这种珍贵的石材逐渐得被运用到佛像的雕刻中,至此田黄石便以“石帝”之尊,演绎着种种无上菩提之境 —— 一石一世界,方寸皆菩提。

此件不论是在选料、制作无不精益求精,绝非寻常民间之物。查诸资料,鲜有同级别者流通,此件必得收藏方家之青睐。

网络转载免责声明:以上文章源于网络,更多的是为大家传递最新收藏信息之用,所转载的文章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具体内容仍需浏览者自己核实其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大家参考!如有侵权请直接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新闻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