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苏博走进“鲜虞”:百件文物呈现古中山国的神秘

在苏博走进“鲜虞”:百件文物呈现古中山国的神秘

来源:澎湃新闻 时间:2020年06月15日 阅读量:122

字体大小:  默认 

 

在河北省境内有一个素有“神秘王国”之称的古代王国——古中山国,几经起落的古中山国,虽然创造了辉煌的历史,但由于史籍中只有零星的记载,后人对它知之甚少。直到上世纪70年代,石家庄平山县三汲乡的农民在劳作中发现带有文字的瓦片,2300多年前消失的神秘王国才逐步褪去它的神秘面纱。

 

6月12日,“鲜虞风云—古中山国文物精品展”在苏州博物馆开幕,展览分为“鲜虞东徙·肇建中山”、“车辚马啸·逐鹿中原”、“钟鸣鼎食·生死同欢”三个单元,展出88组,共164件/套珍贵文物,包括“错银铜双翼神兽”与中山三器中的“铜圆壶”等珍贵文物,展现古中山国在经济、文化和军事等方面的不凡成就。

 

 

▲ 展厅现场

 

古中山国

 

据《战国策》记载,战国时代有“万乘之国七,千乘之国五”。千乘之国中的中山国是唯一由戎狄建立的国家。在资源争夺引发的长期战争中,戎狄中的“猃狁”部族逐渐强盛起来。西周晚期,他们频繁侵扰周王朝,甚至曾危及西周国都。这个令周天子头疼不已的“猃狁”,就是春秋战国时期 “中山国”的先祖,后来因为音误被记载成了“鲜虞”。

 

战国乱世,中山国与燕、赵、魏、齐诸强抗衡,几经沉浮。王厝时,中山国进入全盛时期,称王耀兵于太行山下,与七雄相比亦无逊色。然中山外有强敌环伺,内统治阶层日益骄奢,于公元前296年,亡于赵国。

 

 

▲ 纪录片《中山国》

 

两千余年来,由于史载缺略,文物遗迹湮没地下,谜一般的中山国,鲜为人知。1978年以来,考古工作者在河北省平山县三汲村发掘了中山王墓,勘探了中山国都城——灵寿古城,揭开了中山古国之谜。

 

在两座中山王墓及城址内外的战国墓葬中,出土了数以万计的青铜器、金银器、玉石器、漆器等文物,其中尤以陶人俑拜山、磨光压划纹黑陶盖豆、错银铜双翼神兽、错金银铜犀牛屏风座、铜“山”字形礼器、铜圆壶等精品为最。

 

 

▲ 灵寿古城商业区一号房屋遗址全景

 

在展览现场,河北博物院院长罗向军告诉记者,“在战国时期,河北是燕赵之地,也是此次展览呈现的中山国所在之地。由于70年代的考古发现,使得河北博物院关于古中山国的文物馆藏文物可以和燕赵文物相媲美。”

 

 

▲ 成公墓示意图

 

罗向军表示,中山国的墓葬形式和中原地区有些不同,所以使得中山国的文物得以保留。对此,苏州博物馆展览设计部助理馆员,展览内容策划人李焱向记者介绍了中山国的墓葬示意图,他表示“墓葬呈‘中’字型,其独特点在于主墓室两边有两个库——东库、西库,且与主墓室不相连。盗墓贼没能发现这两个库,从而使得文物得以保存。中山国的很多出土文物都来自这两个独立的库。”

 

中山三器

 

在关于古中山国的众多出土的文物中,最具史料研究价值,为认识古中山国起到关键作用的,要数中山王厝墓出土的中山三器,也是河北省博物院的常设展厅常年展出的文物。而此次展览则展出了中山三器中的一件——铜圆壶。另两件则以图文的形式呈现在展板上。

 

中山三器的第一件是一个铜方壶,上刻有四百五十个字,其中有八个字尤为重要:“皇族文武,桓祖成考”。经考证,这八个字记载的是中山国历代君主的一个名号,包括历代君主的顺序,填补了《史记》当中对中山国记载的空白。

 

 

▲ 中山国历代君主世系表

 

中山三器当中的铜圆壶,出土时壶内盛满清水,壶的腹部上刻有中山国君对父亲王厝的悼词182字。

 

 

▲ 铜圆壶

 

中山三器中的最后一件是铁足铜鼎。这件大鼎足足有六十公斤,是不折不扣的重器。大鼎铜身铁足,采用了当时非常先进的铸造工艺。大鼎上的铭文,除了记载中山国相邦司马赒帅兵攻伐燕国的史事,还有大段警示后代的一些文字,为中山国的历史提供了非常珍贵的文字依据。李焱表示,“很多人都不了解古中山国,而这三器则对中山国历史记载是很重要的。”

 

 

▲ 铁足铜鼎(非此次展品)

 

 

▲ 铜方壶(非此次展品)

 

古中山国的艺术风格

 

此次展出的文物带有明显的游牧民族风格,具有极高的历史、考古、艺术和科学价值,突出了独具特色的游牧民族个性,诠释了中山国在其历史中最为辉煌的片段。

 

展览内容策划人李焱告诉,由于苏博展厅面积不大,所以展览还是希望呈现一种小而精。“中山国来自鲜虞人,传闻来自欧亚草原,一路往东,到达陕北地区,后由于秦国的壮大,又迁移至太行山附近”。第一部分展现了中山国的历史及变迁,也为了呈现中山国的人作为草原民族所具有的独特特点。展柜中的展品也是为了展现他们民族特色的生活面貌,包括百姓生活类物件,如铁质的农具、交易往来的货币、算筹等。”

 

 

▲ 展厅现场,算筹

 

 

▲ 算筹计数法遵

 

算筹是算盘发明之前中国最重要的计算工具。算筹的计数法遵循十进位制,以纵横两种排列方式来表示1-9的数目,表示多位数时,个位用纵式,十位用横式,百位用纵式,千位用横式,以此类推,遇零则置空。

 

 

▲ 成白刀币。中山国特有的刀币,上铸有“成白”二字。

 

展览第二部分呈现了中山国与军事、打猎相关的车马器、兵器等文物。其中,展品错金银铜犀牛屏风座与折叠式方形小帐构件为一组,“呈现中山国外出搭建帐篷时所用到的工具,这些物件是可以活动的,可拆卸的,呈现了他们工艺构造的精巧。同时,这些器物也呈现出了草原民族的特色。”

 

 

▲ 错金银铜犀牛屏风座

 

 

▲ 展厅现场,折叠式方形小帐构件

 

 

▲ 十五连盏铜灯

 

展厅中一件十五连盏铜灯同样呈现了中山国技艺的精巧。十五连盏铜灯是战国时期出土的最高灯具,整体造型犹如一棵大树,主干矗立在镂空夔龙纹底座上,由三只独首双身、口衔圆环的猛虎托起。四周伸出七节树枝,枝上托起15盏灯盘,高低有序,错落有致。每节树枝均可拆卸,榫口形状各自不同,便于安装,并可根据需要增减灯盏的数目。架枝上塑有游动的夔龙、鸣叫的小鸟和顽皮嬉戏的群猴。树下站立赤膊短裳的鲜虞族家奴二人,正向树上抛食戏猴。

 

 

▲ 铜山子形器(复制品)

 

这是中山国特有的青铜器,也是一种仪仗礼器,使用时插在木柱上,以此象征中山国的权威。

 

展厅中的第三部分则展现了中山国的鲜虞人是如何吸收中原文明的。“展厅中的礼器、玉器呈现的是中原文化的特色,可以看出他们逐渐吸收中原文化的变化。古中山国虽然学习了中原的礼制但是始终还保留着自己的东西,自己的特色,比如九鼎八簋的制度,中山王墓出土了九鼎,但里面盛放的东西却与我们传统的记载有别,其一他没有祭祀最重要的牛肉,其二他盛放了中原不用的马肉和狗肉,应当是体现了他们的生活习俗,马和狗对他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两种动物。中山国出土的这些青铜礼器有相当一部分都是使用过的,不是说为了祭祀为了随葬而专门铸造的。这也算是他的特点。”

 

 

▲ 成公升鼎

 

 

▲ 磨光压划纹黑陶盖豆

 

磨光压划纹黑陶器是中山国特有的明器,不是实用器,它的光泽质感如金属一般,应当是经过了反复地打磨和压划,出窑前可能还经过烟熏,具体的制法已经失传,现在还没有人能复制出来。

 

 

▲ 错银铜双翼神兽

 

展厅中的独立展柜属于第三单元。其中,展品“错银铜双翼神兽”是1977年平山县三汲村战国时期中山国王墓出土,在1号墓的东西两库中各出土一对共四只,东库两件头朝左,西库两件头朝右。双翼神兽长40厘米。神兽曲颈昂首怒吼,两肋生翼,臀部隆起,四肢弓曲,跃跃欲起。通身错银,身躯为卷云纹,兽翼有长羽纹。背部装饰两只左右对称的错银鸟纹。底部铸有铭文。“虽然其工艺只是错银,但其独特之处在于造型并没有在别的地方出现过。有学者认为,这种造型风格来自西域。”李焱这样说道。

 

 

▲ 陶人俑拜山 一组(7件)

 

 

▲ 石制六博棋盘/水晶棋子

 

据悉,此次展览由苏州博物馆、河北博物院和河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共同策划,展览将展至9月2日。

转自时政快递

网络转载免责声明:以上文章源于网络,更多的是为大家传递最新收藏信息之用,所转载的文章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具体内容仍需浏览者自己核实其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大家参考!如有侵权请直接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新闻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