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毒的 ”古代时尚

“化妆”一词似乎颇为现代,殊不知早在上古时期,便有着这般的传统了。

  史前时代,当时大多化妆的都是男人,使用从天然动植物提取的颜料。

  或宗教祭祀,或日常实用,抑只是出于美观。

  人类学家推断得出结论:化妆是人类与生俱来的自然行为。

  随着社会不断发展,化妆技术越来越丰富,且品类步骤繁琐不亚于现代。

  中国早在战国时期,韩非子便记载了“脂以染唇,泽以染发,粉以敷面,黛以画眉”。

  今天小印就带大家看看,古人是怎么化妆的吧!

  NO.1

  为了变白,古人付出太多太多

  《中华古今注》中记载到,最早在夏商周三个朝代,便开始以铅作为妆粉,叫做飞云丹。

  “洗净铅华”中的铅华便是铅粉了,但铅作为重金属,长期使用会使面色发青甚而金属中毒。

  人们逐渐察觉到铅华大量使用有害健康,且原料不易取得。

  到春秋时期,古人开始把上等的米磨成粉,用以美容敷面;米粉分为红色和白色两种,红粉是用白米染制而成的。

  在《齐民要术》里,详细记载了米粉制作工艺:

  用一个圆形的粉钵盛米汁后沉淀,制成一种洁白粉腻的“粉英”,然后曝晒。

  这种方法材料易得、工艺简单,一直延续到唐宋时期。

  后不断掺杂各种材料以改进工艺。

  古欧洲人民却为了变白,不仅使用铅粉,更有富含砷和铅的托法娜仙液;据说这种化妆水,在那段时间毒死了600多名不幸的男子。

  波西米亚的女性会用砷水沐浴(砷不仅剧毒,还会上瘾);而定期接受水蛭放血,以获得完美白皙肤色的邪门路数也是真实存在的。

  NO.2

  颊上的一抹红竟来自遥远异邦?

  胭脂是古人常用的化妆品,有许多称呼。

  最早记录自商纣王时期,以红蓝花汁凝作的红色颜料——燕支。

  大约到了南北朝时期,人们在这种红色颜料中又加入了牛髓、猪胰等物,使其成为一种稠密润滑的脂膏。

  由此,燕支被写成“胭脂”,“脂”字便有了真正的意义。

  古代制作胭脂的主要原料为红花,古称红蓝花。

  其花瓣中含有红、黄两种色素,花开后整朵摘下反复杵槌,淘去黄汁,便是鲜艳的红色。

  红蓝花原产埃及,约在汉代经中亚传入我国,匈奴人采之制作颜料。

  “胭脂”二字也是红蓝花的匈奴语称呼的音译与演变,匈奴人称妇女为“阏氏”,生长有红蓝花的山名为“焉支山”。

  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便是自此而出。

  涂脂抹粉,是古人们常用的化妆方式。

  而在欧洲,古罗马用海藻使苍白面颊呈玫瑰红色,古代赫梯人利用辰砂、古希腊人利用植物根部使面颊着色。

  NO.3

  古人都是“无眉大侠”?

  最早使用化妆品的古埃及,人们认为给眉毛化妆可以防止眼睛受到恶灵的污染,并且预防各种疾病。

  但只有贵族才能拥有,其他人的都被命令剃掉。

  古希腊则喜欢连在一起的眉毛。

  但中世纪欧洲为了当时高额头的审美,且眉毛浓密呈现黑色会被认作是女巫,女生大多剃掉眉毛或是涂抹核桃油让眉毛停止生长。

  不然你以为蒙娜丽莎的眉毛去哪儿了?

  在我国略施粉黛中的黛,便是画眉工具统称,有矿物植物。

  秦朝就有红妆翠眉之说,到春秋时,人们用青黑颜料画眉。

  汉朝则很流行剃去眉毛。

  到盛唐,时兴眉毛短而阔,形同桂叶或飞蛾翅膀。

  眉癖唐明皇更吩咐宫廷画工,画“十眉图”给宫女示范。

  NO.4

  这才是真正的“辣”眼睛

  大约在公元前3100年,古埃及人用鳄鱼粪便、驴肝脏和蜂蜜混合物涂睫毛,效果如何不知,味儿肯定大。

  还会在眼睛周围涂上墨色,以使眼睛能避免直射日光的伤害和辟邪,这便是最初的眼影。

  这个习惯从希腊罗马传到了阿拉伯,并没有继续传到欧洲。

  而且古埃及人在身体涂上香油,用来保护皮肤免受日光和昆虫的侵扰,算得上最初的防晒。

  诸多第一,只能说古埃及人活得太精致了。

  古罗马人则更不要命一点,用颠茄水来扩展瞳孔,不仅有毒、长期使用还会导致死亡。

  在维多利亚时期,焦煤油被用作眼线笔、眉笔和睫毛膏,不但气味难闻易燃,更会造成失明。

  只能说,古代想让眼睛变美实在太遭罪了。

  中国古代妆容则很少对眼睛动手,有记载的大抵是凤梢,用毛笔和石墨画眼线。

  而古日本用红黏土涂于上眼角,也是作为驱邪的手段。

  NO.5

  超乎想象的古代色号

  化妆中重要的口红,现知最早的一支,是在约五千年前的苏美人城市乌尔被人们发现。

  古埃及人会使用黑色、橘色、紫红色的口红,埃及艳后便是口红的狂热爱好者。

  古希腊的口红配方不仅恶心还是妓女的专属。

  古罗马时代有用紫红色含水银的植物染液和红酒沉淀物制成的口红,男生也会涂口红以示地位崇高。

  而伊丽莎白一世的唇妆独具一格被称为英格兰大红唇。

  唇膏在我国古代称为口脂或唇脂。

  最早在商朝的三星堆人面像脸颊和嘴唇便涂有朱砂;而用朱砂加入动物油脂和香料制作口脂极为常见。

  但朱砂是有毒性的,长期使用对身体有害无益。

  使用红蓝花制作的纯天然胭脂,便也常常用于唇妆。

  还有一种可以制作唇膏的中草药是紫草,具有清热解毒的作用,含的紫色素可以抑菌消炎;而和朱砂配合又可以调出不同颜色。

  用香料制作的无色唇膏男女都爱用,不仅用于化妆增香,还能治疗唇白无血色和口臭。

  古代不仅有用含的粉末状唇妆,也有和现在差不多长条状和置于盒中的唇膏。

  古人唇妆不只是样式唇色丰富,更要依据服饰、妆容、场合、季节来搭配。

  还在南北朝和唐代流行过前卫的黑唇——这是从西北少数民族传来的,逐渐在中原成为时尚。

  NO.6

  在脸上贴贴纸曾是流行趋势?

  传说在南北朝时期,宋武帝女儿正月初七卧于含章殿时,梅花落于额头。

  宫人觉得十分好看,争相模仿,从此“梅花妆”开始流行,直至宋朝。

  至唐代已经不满足简单的妆容,会在面上敷粉后于脸颊边画上新月或钱样,称为“妆靥”。

  晚唐时期,会在妆靥中贴上花纹图案,并贴在额上、眉间、两颊、鬓旁,称作花予或花钿。

  对镜帖花黄中的花黄便指花钿,一般有红黄绿几种颜色,更会做成小鸟小鱼小鸭等形状,可可爱爱充满想象力。

  而宋朝则更喜欢贴珍珠,贵气十足。

  在古代,不仅有样式繁多的妆容,如醉妆、泪妆、桃花妆、仙娥妆、血晕妆等。

  更发明了三白妆用于塑造阴影和高光。

  NO.7

  耳饰竟是一种刑具?

  耳饰最早出现在商周时期,男女皆穿耳;至战国女子穿耳而男不穿。

  秦朝则是贵族不穿耳,士庶女子必须穿耳。

  汉代女子又开始皆穿耳,唐朝汉族不穿耳,五代、宋以后女子皆穿耳。

  在穿与不穿中来来回回。

  一开始耳饰是部分少数民族惩治轻淫好色之女的手段,但到汉代汉族女子穿戴耳饰却成为了仁爱的表示。

  在国外,古埃及甚至于涅伽达时期(大约公元前三千年),便能制作诸多金属首饰了。

  巴拉斯和马哈斯的墓穴中曾出土过金薄片的耳环。

  而古罗马的耳环虽是给奴隶带的,却不是刑具,而是用于标明身份与分工。

  古希腊更是东西方技术兼学,品类繁多、技艺高超、奢华无比。

  海盗、宫廷丑角、吉普赛人等都有佩戴耳环的传统。

  NO.8

  喜欢美甲的精致古代男孩

  谈到指甲,小印可有的说了。

  古代美甲不论男女,早在战国便有蓄甲的习惯;到明代,女子仍有蓄指甲的传统。

  而染甲据明代《古今事物考》的说法,是从杨贵妃开始的。

  凤仙花使用的最多,捣碎后加入明矾,缠上指甲过夜,反复几次便可。

  指甲花也有使用的记载。

  在奏乐婆罗门壁画中,图中乐伎皆为男性,可以看出指甲都是紫色的。

  而我们的美妆之国古埃及会先用羚羊皮擦亮指甲,以碎花汁液涂抹,再用赭石将颜色保留下来。

  且红色是贵族标志,平民只能涂浅淡之色。

  在古罗马,军队的高级将领会把指甲和嘴唇都染成红色以示决心。

  古巴比伦美甲则是男性专属,贵族黑色、平民绿色。

  我国除了染色外,许多官员还会专门佩戴具有装饰性的金属指甲来保护。

  美甲在古代除了美观,更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指甲的主人无需劳动。

  除去这些,古人染发、簪花、配饰等都颇为常见,不论男女老少,皆有爱美之心。

  反观现今,已至包容开放的新时代,还会有些许偏激抱残守缺之辈,把对美的需求,例如本文的化妆与性别、年龄甚而性向挂钩,实在难以理解。

  我们从不需要刻板印象限制发展甚而倒退。

  (图片资料来源于网络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参考文献:

  胡星儒;王义芝。中国古代美甲漫谈[J]。寻根,2007,No.75,87-90。

  周旭;谭静怡;广丰。古代化妆小史——浓妆淡抹总相宜[J]。中国化妆品(行业),2009,No.274,80-82。

  韩晓雯。百草染绛唇——聊聊古代的口红和唇妆[J]。中医健康养生,2018,v.4;No.42,71-73。

来源:新浪收藏网

网络转载免责声明:以上文章源于网络,更多的是为大家传递最新收藏信息之用,所转载的文章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具体内容仍需浏览者自己核实其真实性,文章内容仅供大家参考!如有侵权请直接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删除。

新闻公告